荣宝斋官方电商交易平台

李翔官方网站

文章

艺术家相册

具有开拓意义的现代性转换——李翔的现代人体艺术赏读
2016-06-02 14:51:56作者:贾德江浏览:1454次

    有论者曾将现代中国画分为三类:一为传统类,二为现代类,三是先锋类。所谓传统类,意指那些表现语言上重视语言元素的现成性与话语方式的延续性艺术。其精神文化具有古典倾向,价值指向系昔之人文传统思想,亦连接传统之表现方法。所谓先锋类,意指那些明显疏离于传统范畴的探索艺术,也可以“前卫”、“实验性”称之,它既不满足于古典类的文化守成,又不满足于现代类文化折中,既批评传统的复活,也批评现代的存活,试图建立的话语系统是极其个人主义的,可称之为无系统的系统。所谓现代类艺术,是“现代化”的人文观念产物,是包容量最大的一类,它的领域是最为复杂多样的。它首先宣告“古典”的终结,但它的存在又是以“古典”为必不可少的参照物的,因此它是一个对于当代人来说有起点而无止点的文化历史概念。依我的理解,“现代类”艺术并不割断与传统语言习惯之联系,却又不囿于其范式而能一新耳目,其精神文化之向度明显亲和于现代人性之披露与现代生存之思考。

    长期潜心于中国画研究、实践与创新的李翔属于现代类的艺术家。这是因为在他以往的现代人物或现代淡彩山水的作品中,更为密切关心的是中国画的彩墨化与“现代性”,在文化精神和形式内容传达上凸现出的是一种“现代”观念。他的作品不是勾起人们对历史文化的回忆与迷恋,而是对现代人类的关注,让人们面对现实的存在,思考人生和艺术,关注于现实存活状态。他不像“传统类”画家那样过于古典化,循规蹈矩地沿用和承袭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表现形式,也不像“先锋类”画家那样只迷恋于对媒介材质的技术性操作,不重视任何传统的人文精神,只对于另一个偶然世界的意外制造出来的东西感兴趣。李翔的话语方式虽然也是在探索和实验水墨语言的多种可能,甚至也不乏借鉴西方现代主义手法,但他的艺术旨趣更趋向于对传统的“修正”和“建设”,而不是对传统的摧毁和决裂。

    李翔近期创作的以男女人体为切入点的作品集中地反映出上述的现代意识,较之他的着衣人物更为强烈,更为彻底,更具有鲜明的文化针对性,出色地表现出一个当代艺术家的变革创新精神,那就是移植西方文化艺术的观念,参照西方现代艺术激活中国画艺术自身的生命力,让传统的中国画语言与世界当代文化在同一层面上对话交流,无论从其文化关怀还是就其视觉图式表达而言,他的人体作品都可视为“现代”中国画艺术的经典性作品。他的经典性表现在传统水墨性话语在现代转换中作出了具有开拓意义的技术性推进。

    选择男女人体作为艺术的载体,在西方已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在欧洲的绘画遗产中,人体艺术占有很大的成分。而在我国,由于近代的西学东渐,才开始出现了西方体系的人体艺术,它的历史并不长。但从整体来看,中国画方面的人体艺术还仅限于美术教育领域,只是作为基本训练为目的而普遍受到重视。真正将人体艺术纳入创作研究还不多见,尤其是像李翔那祥,拿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和精力,面对模特儿进行探索性的写生乃至创作,更是寥若晨星,难得一见。他的人体艺术,不再是“学院派”的那种以勾勒和皴擦为特征的水墨形式,而是将原有的写生传统引申到一定的色彩环境下对人体色彩关系的表现性描绘。虽然也有以轮廓、结构和示意性的粗放线条区别物态,但他更看重以形体和色彩的语言呈现出逼真可感的人体形态,甚至有意识夸张了模特儿的宽、厚和质量感。他极力捕捉最富生活化的姿态和角度,常常把人体置放在温馨的现代化室内陈设的背景中,避开模特儿的习惯动作和矜持态度,强化他们的自然状态,力求在纯净、安详、平和的意境中,表现人体的柔情妩媚或人体的健硕强壮,突出生命变化在形体上留下的痕迹。于是,被传统中国画所遮蔽的方法、语言、风格的多元性被他空前地强调出来,开启了一连串语言范式变革的连锁反应,其笔墨、造型、色彩与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通拟性,以及强烈的现代构成意识在画面上造成的视觉张力,都令人有一种面对传统水墨从未有过的惊喜。

    毋庸置疑,李翔的人体艺术得益于他坚实的造型基本功和全面的艺术修养。西方野兽派领袖马蒂斯《蓝色的裸体》《红色的和谐》带给了他无限的灵感,现实主义绘画大师弗洛伊德夸张变形富有“肉感”的创作风格,给了他多方面的启示。看完这批人体作品,获得一个突出的感觉,即东方的平面性、写意性和装饰性一旦吸纳西方大师的经验,必然开出新异之花,结出奇异之果,其魅力是无穷尽的。

    诚然,李翔在他的人体艺术天地里,凭着长期对于东西方绘画理法的研究和娴熟的技巧,他以开放的心态,多方寻求,不断尝试,以兼收并蓄包容八方的气度,进入了心手双畅、浑然天成的自由境界,从构图立意到笔墨技巧,从造型趣味到色彩表现、品味格调,都有所突破和创获。他力图以水墨与色彩相结合的独特表现语言,来阐释传统与现代、西方与东方的交融性、互补性。他以他的实践证明,现代艺术形态不可能无源无流地擅自出现,只有在根源于民族审美传统资源的沃土之上才有生存发展的可能,而具有华夏民族特色的中国画也因汲取了外来文化才有可能获得新的生命与活力。“文化无沟,文化无墙”,它们之间只有交融没有冲突,只有互补而不应对立,只有“以西润中”,未来中国画才能具有世界和民族的双重性。


2012年9月5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上一篇:真实,艺术的生命——李翔的人物画创作

下一篇:没有了